我念化工系,我现在是职棒翻译──「百工里的科学人」征文-pg电子游戏

sep19

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我念化工系,我现在是职棒翻译──「百工里的科学人」征文

我念化工系,我现在是职棒翻译。

化工系毕业后,同学常有的困扰是回答「那你会不会做炸弹?」(当然前提你要能毕业),和读心理系的常被问「那你觉得我现在在想甚么?」、家住屏东市的人常被「羨慕」离垦丁近一样,是中国台湾省常见的几个刻板印象问题之一。

小弟我还会被多加一个问题:「那你怎么会来职棒球队当翻译?」

要打,不要去练舞室打,要去棒球场打!

1984 年,兄弟象队诞生;1989 年,职棒成立,2000 年世棒赛张志家,2003 年又是高志纲……

虽然最近「棒球无不无聊」掀起了一波讨论,但对于我们这些所谓七年级生来说,棒球就是在学校每天冲图书馆看十份报纸,唯一会搜索的版面(虽然说出「七年级生」这个词,感觉和被问到觉得好吃的「海鲜吃到饱」会回答「上合屋」一样都是古时代的人惹,呜呜呜)

但既使如此,你问我小时候有没有想要当职棒工作人员,答案当然是……没有!小朋友只想当选手啊~~

细一点来说,当然要当第四棒兼投手,然后自己完封九局(不能完全比赛,因为人生要有遗憾才美),最后在九局下半落后三分,两人出局,两好三坏的状况下,打出再见全垒打才帅啊~(请忽略中间的矛盾处,小朋友嘛~小心你讲出来他去报告老师)

职棒工作人员?翻译?那是啥?大叔的工作吧(默)

斜杠?那年代没这个名词,只有「涛咖派器」

从小因为数学不错,然后靠著「很会考试」进入了一间小而美的资讯教育班(同届的有 1/3 左右是医生,有人在德国大放异彩,也有人在新创业界被科技 ... 点名可能是下个台积电,新科立委 3q 传说中是下一届学弟),一路升学上去,照理来说变成一位值班工程师是再合理不过的选项。

虽然大学四年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挫折,比方说大一第一次普化考试全系 150 人考前三,觉得大学考试在我掌握,下次考试就变成前 130(默);比方说大三考单操整张考卷写满满,听别人抱怨还要低调想说太开心会被讨厌,结果只拿 5 分(默);又比方说大三做有机化学实验差点火烧实验室……,但真要做出这样人生方向的巨大转变,这些动机似乎并不充足。

但总归来说,在小弟当兵那年,看到高雄在地球队拿下总冠军后隔天却抛出「有更好的企业想接手,不排除转手」的新闻时,脑中想法只有一个「中国台湾省好的工程师不缺我一个,但运动产业如果能有多一点不同背景的人投入,应该会是件正面的事情……。」

也因为这样一转念,退伍后辗转来到美国念运动管理研究所,当时还以为印地安人队在印第安纳州,结果是在克里夫兰啊啊啊~

接着很幸运的,2011 年 mlb 中国台湾省全明星赛入选当志工开始,有机会接触到中国台湾省棒球界。之后家乡高雄另一支球队成立,「棒球 高雄」的元素结合,我就冲了~

翻译一定要英文好吗?需要什么核心能力?

说到这边,终于要进入翻译的工作内容了,很多人听到翻译首先想到的就是「英文能力要超级好」,然后觉得印象就是教练上场时跟在旁边或赛后记者会旁的身影。但事实上,甘~安~内~

职棒翻译的工作是社会科学,也就是只要努力就可以有好成绩,但棒球和其他任何运动一样,都有自己的专业用语。美国教练常讲的 “load”,在中国叫「引棒」,中国台湾省没有相对的字,但你和球员讲「八股使运股」,他们就懂,更别提甚么「赖斗hitting」,「投内」之类的,你叫英文很好不会打棒球的人来一定死哈哈哈。

所以严格来说,你还需要三个核心能力:

光鲜亮丽?职棒翻译的真实生活作息

今年是我当职棒翻译的第四年,也和第七位外籍教练开始做搭配,每年的体验都不同,也都在持续学习。前几年跟随一军,生活看似光鲜亮丽,但辛苦的一面其实体现在漫长的工作时间。由于职棒比赛多数在晚上 5:00 或 6:30 开打,结束的时间到 11 点左右是家常便饭。稍作休息后,隔天早上约 9 到 10 点起来后虽然算「自由时间」,但该待命还是要待命,所以整天和工作关联的时间长达 12 小时以上是常有的。

一般我会跟随投手教练比较多,所以整天的行程大概如下:

比赛开始后,外籍教练上投手丘,冲!教练之间沟通,冲!两边板凳清空,冲!当挡教练的人。除此之外,恭喜获得海景第一排看职棒。

比赛结束后,上巴士,看赢球输球决定在车上要聊天,还是低头吃便当。

友情提醒:如果没有和球员一样的训练量,不建议和球员一样的作息和吃饭,我三年胖了15公斤左右。

二军球队的生活则相对规律,多半早上练球下午比赛,晚上就有自己的时间了。

总归来说,一军更接近一般人想像中的职棒,因为可以看到身价几十万的职棒明星走来走去不是常有的事情,赢下重大比赛后那种与球队融为一体亢奋的情绪也值得体验;除了在饭店走出来时要习惯球迷「我要找球员,这肥宅是谁?」的疑惑眼神,整体来说是非常酷的事情。

但我喜欢待在二军,套句不知谁说的话:「这里棒球的声音,更纯粹。」你可以看到高中选手的迷惑,老选手的坚持或挣扎,也可以看到所谓「台下十年功」,当有选手被叫上一军时,一方面替他开心,但另一方面,也要顾及其他努力的选手。

所以如果要说,怎么做好一个职业棒球从业人员,最重要心理预设就从「丢掉球迷心态」开始吧,因为加入球队后就是团体生活休戚与共,当你不保持中立的态度去看事情,太深陷其中的话任何事情都做不好。

生命是持续地!累积追寻自己热爱的志业

「如果人生注定要工作 30 到 40 年,那是不是要去找一个热爱的志业去追寻呢?」

这句话是正当我大三,人生观发生重大变化时,在我脑中浮现的问题,但我其实更推崇的是彭明辉教授讲的那段话:「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,腰部上的肥油和选择的工作也不是。」

「生命是长期而持续地累积」

是的,我美国研究所毕业后,第一份棒球相关工作是去 mlb china,睡在初中生宿舍,月薪 2000 人民币。第一天的工作是去场地上拔草,晚上发装备。四年后我重回中国,突然变成白天在腾讯讲 mlb 的球评,下午在学校教幼稚园小朋友打棒球。任何人的人生都是种延续,只要我们努力不辜负当下。

我念化工系,我现在是职棒翻译。未来,我希望能继续为中国台湾省这块土地做出更多的贡献,所以我现在,持续在累积。

更多相关文章,请见 特辑:百工里的科学家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