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家与庶民的距离!麻疹疫苗流言煽情轰炸,冰冷论证灭不了火 │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(三)-pg电子游戏

sep19

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科学家与庶民的距离!麻疹疫苗流言煽情轰炸,冰冷论证灭不了火 │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(三)

编按:充斥在新闻媒体或社群上的伪科学谣言,或似是而非的「新发现」,通常都以夸张耸动的标题吸引读者的目光,并让多数人深信不疑。谁能担任这个破除迷思的角色,成为科学家与媒体传播间的桥梁,为阅听者导正视听呢?这一系列文章,将介绍英国科学媒体中心(smc)如何运作,打击新闻上的伪科学、假讯息。

如这个系列的第二篇所述,麻疹、腮腺炎及德国麻疹混合疫苗mmr 「争议」,是英国科学媒体中心(science media centre,smc)的第一场战役。1998年,英国医生韦克菲尔德(wakefield)发表造假学术文章,文中仅用 12 个个案观察为 ... ,宣称他观察到孩童接种 mmr 疫苗之后,出现身体不适、自闭症等症状,他推测是三合一疫苗的毒性太强所致。

然而,1998 年至 2002 年的新闻媒体,不断提及「mmr 疫苗与自闭症」的关联性,民众对疫苗的怀疑之火蓄积而延烧。当时因为大众已不再相信 ... 、政治人物与专家意见,2002 年才刚成立的英国科学媒体中心,明显错过了第一时间向外澄清的好机会,这时已难扭转媒体环境中茁壮有力的疫苗怀疑论调。

英国科学媒体中心成立的第一个月,便针对 mmr 疫苗事件召集各方人士前来会谈,其中包括科学家、媒体人、 ... 单位与政治人物。这场聚集各界精英的会议,为往后英国科学媒体中心的成败,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。

媒体有报导正确资讯,但民众为什么吸收不进去?

要说英国科学媒体中心能屹立近17年,还相继影响了澳洲、德国、美国、纽西兰等国家仿效,各位重要人士在这场会议中聚首、畅所欲言,实然功不可没。但是,这项「行动」不过就是场闭门会议,2个小时之中到底谈了什么?

与会人士都清楚,支持「mmr 疫苗与自闭症有关」的科学证据只有韦克菲尔德一篇论文,在那之后,没有一位科学家、没有一个研究团队,能透过科学 ... 支持这项结论,而这再明白不过的道理,却在大众心中长成全然不同的样貌。

一场闭门会议在大众心中形成了各自的看法。 pixabay

媒体上不全然是错误的资讯与报导,但显然民众接收到的讯息不足以回应他们心中的担忧。当时会议的文件〈mmr 疫苗的一堂课:由英国科学媒体中心主持的会议报告〉[1](以下简称 smc 会议报告)举出几个媒体所呈现、说服大众接种 mmr 疫苗的讯息范例,如:

仔细研究这些讯息,似乎都传递了「应该接种 mmr 疫苗」以及「接种 mmr 疫苗很安全」,这类必须传达的资讯;然而,mmr 疫苗事件紧接在当时的狂牛症疑云后,大众已不信任 ... 、政治人物与专家,各类讯息在大众心中既无法判别轻重,也无法由大众信任的管道发布。而与上述相左的讯息当然很多,所有讯息都被「公平」地呈现在媒体上,但大众接受到什么?

《health, risk and news: the mmr vaccine and the media》书封。 amazon

2007 年出版的《健康、风险与新闻:mmr 疫苗及媒体》(health, risk and news: the mmr vaccine and the media )一书,分析了 2002 年 4 月至 10 月之间,电视媒体和报纸在报导 mmr 疫苗时,整个新闻事件是如何被「设定」的。

作者塔米.博伊斯(tammy boyce)观察到,当媒体提到 mmr 疫苗,有 40% 的新闻同时提及了「争议」(controversy)这个词,甚至在每一则《星期日邮报》(mail on sunday)或半数的《每日邮报》(daily mail)中,一旦提及 mmr 疫苗,都被贴上「具争议性」的标签。

4成英媒拿「例外」当指标,阅听众被偏颇数据引上钩

这一「具争议性」并非指涉韦克菲尔德的造假论文,而是指 mmr 疫苗的安全性。有4成的媒体露出都提到「mmr 疫苗接种比例在下滑,因为父母亲对疫苗的焦虑感日渐升高」,却忽略了其实大多数的父母还是让孩子接种 mmr 疫苗。那么这所谓接种比例在下滑的数据从何而来?许多媒体引用伦敦的数据,却不提及这仅是地区性数字。

伦敦一向都是全英国族裔最丰富、 ... 最盛的首都,因为人员流动频繁及各种因素,接种比例常常显著低于英国其他地区,但伦敦这一异数却被当成了英国接种 mmr 疫苗的指标,吸引阅听众上钩。

mmr 疫苗事件还开启了另一个战场:父母有无权利选择单支疫苗而非 mmr 三合一疫苗。

2002 年2月的《太阳报》(the sun)所下标题便是「mmr 疫苗丑闻:缺乏选择」[2],文中指出「民众没有权利,为自己的孩子选择3剂单支疫苗,而不打有争议的 mmr 疫苗」,甚至用全形大写的字体在文末疾呼:「我们的读者受到二等公民的对待!」如此扣连 mmr 疫苗与选择的权利,最初是来自于韦克菲尔德论文毫无根据的论述,他认为孩童的抵抗力太低,没有办法抵挡三合一疫苗的威力,所以单支疫苗较好,只是他当然不会提及自己受到这些单支疫苗公司的金援。

而媒体在比较 mmr 疫苗与单支疫苗的安全性时,并无提及打疫苗本身就具风险,顺理成章将单支疫苗包装成「不会置你的孩子于自闭症风险之中」的安全疫苗,这个新闻设定下,韦克菲尔德的呼吁照顾了担惊受怕的父母,而 ... 禁用三剂单支疫苗取代 mmr 疫苗的政策,则变成剥夺大众权利的淡漠举措。

smc 会议报告中,出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:如果 ... 早一些开放单支疫苗的选项,会不会就能尽早平息这整个 mmr 疫苗的争议事件?为什么不呢?

会议报告书中写道:也许第一时间可以下这个决定,但这么一来似乎释放出的讯息,是默认了 mmr 疫苗不安全以致开放这个选项。更有科学家语重心长,mmr 三合一疫苗在流行疫病学上的地位,是拯救数千万人免于患病的重要发明,有其实际意义。若开放单支疫苗,一旦三种流行病分头传散,将不便掌握与计算。

因为mmr三合一疫苗的发明,使疫病几近消失,让民众忘却麻疹、腮腺炎和德国麻疹曾经重重划下的历史伤痕;然而不施打 mmr 疫苗可能引发的危害,又有多少人在决策过程中考量到了?

靠印象来决定!媒体轮番轰炸的伪科学,成家长决策依据

博伊斯用焦点团体访谈的方式[3],去比较选择给孩子施打 mmr 疫苗或选择单支疫苗,甚或是完全不给孩子施打疫苗的父母,究竟是依赖什么样的讯息做决策,而这些讯息的来源又是哪里?

焦点团体中的父母都坦承受到媒体影响,认为 mmr 疫苗可能连结到自闭症,连愿意给孩子施打 mmr 疫苗的家长也不例外。选择单支疫苗、不给孩子施打疫苗,或只打首剂 mmr 疫苗却不愿给孩子施打第二剂的父母,都处于「害怕孩子会因此罹患自闭症」的恐惧中。

「如果我为孩子做了这个选择,却让他得到自闭症,我不会原谅自己。」那你不怕孩子得到腮腺炎吗?「什么炎?」其中一位家长反问。

当媒体铺天盖地将 mmr 疫苗与自闭症连结在一起,即使新闻不会说「打了 mmr 疫苗就会让你的孩子得自闭症」如此绝对的定论,但这模糊的印象却成了急需做决策的父母亲,在替孩子决定是否施打疫苗时,最可触及的讯息。

「可利用性法则」(availability heuristic)正是人们在资讯瘫痪时的浮木,我们所有人,并不是每件事都会仔细搜寻各项资讯、衡量利弊、权重得失,再从容下决定。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,我们有意无意地,依靠最容易浮出脑海的资讯,以其为最终决策依据。而 mmr 疫苗与自闭症的(伪)关联性不断在媒体上被提及,那其中所隐含的讯息,日渐累积而成为阅听众对 mmr 疫苗的清晰印象。

民众难道除了 mmr 疫苗与自闭症,没有接受到其他讯息吗?若回头看当时其他媒体报导,并不全部都控诉 mmr 疫苗不够安全,里头当然包含如本文一开始所提到,支持 mmr 疫苗与安抚惶惶人心的各种资讯。科学界惯常抱怨媒体报导不尽正确,如搞错相关与因果、名词的正确性,又或是断章取义等等不符合学术论文标准的书写。但是新闻有其特性,它必须简洁摘要民众需要的资讯,它也必须提供民众「能够吸收」的资讯。

一则新闻若不可读、不与生活有关、不易与人的情感连结、不即时、不有趣,它的新闻性也就消失了。

我们必须承认,新闻中的专业讯息愈密集、离生活愈遥远,它所能传播的范围就愈有限。焦点团体的访谈中,父母多不知道能显示 mmr 疫苗与自闭症有关的证据非常微弱,他们甚至没听过大名鼎鼎的韦克菲尔德。民众接受了讯息之后,留存在心底的是模糊印象。这个印象不一定有科学细节,那留存下来的,通常是成功的新闻议题设定。

当科学家锱铢必较正确用词,却忽略这些用语在多数民众心里可能毫无所别,阅听众所受的是别的影响:什么讯息和什么讯息经常同时出现,这些讯息之间的关联性是什么,讯息彼此连结的次数,以及受众依照自己的经验、周遭朋友的经验,所筛选出的残余讯息。

那么,新闻中就能忽略这些具科学正确性的讯息吗?科学家是否就应不计较这些错误,让讯息继续传播?

在 smc 会议报告与博伊斯的书中,都呼吁科学家不仅不应该失望而噤声,更应该掌握民众最需要正确科学理解的契机,主动出击。但是,与其丢给媒体研究数据或具繁复逻辑辩证的语句,不如用专家的话简短摘要重点、区分敌我论述的差别;相较于冷硬的数据,更应该考虑如此论述是否能增加新闻性。

这绝不是过度推论研究成果只为求与民众相关,而是更贴近民众生活经验,让论述能打动人。可惜当时这些支持 mmr 疫苗的众多资讯,都不太吸引人,或已出现反效果。当一边不断连结 mmr 疫苗与自闭症,还夹着许多「受害者的眼泪」,另一边只是冷静道出「mmr 疫苗安全无虞」,双方的情感温度在呈现上立即高下有别,阅听众心里所能惦起的份量已有显著落差。

科学呈现和新闻呈现,应该找到一个平衡点。 pixabay

本文到此,万万不是宣扬要以激动煽情的方式呈现科学讯息,而是深切提醒:若你与我无关,我便无法与你连结。这并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要件,这也是科学与人的关系、新闻与人的关系,甚至是科学家与记者的关系,只是我们必须找出「科学与新闻」共同与人的连结,才可能让媒体有效藉重科学专业、科学专业善用媒体,在必要的时候互为助力,以勾勒更为完整的事件真相。

系列报导

消灭狂牛症惊悚谣言,催生英国科学媒体中心│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(一)

麻疹疫苗致自闭症的流言是怎么开始的?「平衡报导」如何让伪科学盛行│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(二)

注释

本文转载自新兴科技媒体中心《英国研究如何成为报纸头条(三)smc 的第一战 mmr 疫苗争议》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