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说酿酒的到底是酵母、还是酿酒师?禾余麦酒陈相全专访-pg电子游戏

sep20

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历史新知网www.lishixinzhi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所以说酿酒的到底是酵母、还是酿酒师?禾余麦酒陈相全专访

啤酒,是中国台湾省夏日不可或缺的一道风景。 ... 的口感与清爽的麦香,让啤酒与中国台湾省闷热的气候一拍即合,成为许多人抚慰身心、餐聚远游的百搭良伴。根据财政部统计,2016 年中国台湾省在地啤酒产值高达 232 亿元,其中却有超过 7成5都是台啤的天下,本土精酿啤酒 (craft beer) 仅占不到在地啤酒 1% 的市场,与国外相比还有不少的成长潜力。

相较于大规模生产、仰赖机械精确制程的工业啤酒,精酿啤酒会在麦芽、啤酒花、酵母与水等四大元素外再添入自选的天然配料,变化出各种迷人的风味。这也让啤酒酿酒师成为近年来兴盛的职业,将自身的想像力淋漓尽致地倾注到每一瓶独特的啤酒中。

禾余麦酒啤酒礼盒。禾余麦酒

渐渐的,中国台湾省市面上开始出现强调在地特色的精酿啤酒,却大多是以地方特产为风味来源,如麦芽、酵母等必须原料仍是以品质稳定、价格低廉的进口货为主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自酿品牌「禾余麦酒」的创办者陈相全却试图从根本改变中国台湾省杂粮种植困境,打造不只是添加中国台湾省风味、而是连四大元素都 mit 的「中国台湾省」啤酒。

而这一切,都要先从酿酒开始说起。

醉人的现代炼金术士

说到酿酒,你觉得最大的功臣是谁呢?与其说是酿酒师功劳,不如说是酵母菌认真工作的成果。毕竟从根本来说,酿酒所需的化学反应都得归功于酵母的发酵作用 (fermentation)。酿酒师的工作除了开发与调制啤酒风味,更多时候是在确保环境与原料的安定。只要给酵母菌充足的食物与适切的环境温度,它就能制造出醺人的酒精;相反的,只要有任何一个细节没有做确实,就会让酒液被污染、前功尽弃。

「其实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酿酒『师』,充其量就只是个比较会清洁的清洁工。」说到酿酒工作,陈相全谦虚地这么说。

感谢当今科技进步,酿酒的所有步骤几乎都能交付给机器进行,效率品质也比人工稳定许多。单是冷却与加温设备就能消除许多难以掌控的变数,大幅改变整个产业生态。然而在机器辅助下,人类更需要的不是技术,而是常被忽略的「耐心」与「细心」。

繁复的事前准备与事后清洁都有作业流程与规章,看似不需要太多思考,但是这反而更考验人能否在重复作业中保持细心与专注。以事前准备工作为例,陈相全和他的同事常常一天就得搬运上百公斤的原料到酿造室,按照酿造配方依序将麦芽烘烤、碾碎并糖化。

每个流程乍看之下就只是接接管线、按些按钮,但却都是马虎不得,得定时检查各项读数是否正常、确保接口没有缝隙。这也是陈相全对想打算成为酿酒师的人的提醒。虽然酿酒是一门充满乐趣与惊喜的专业,但也有很多眉眉角角与辛劳是只有入门才能体会的。热情与冲劲或许是起头很重要的动力,但唯有足够的耐心与正确心态才能在这条路走得长远。

对于还在找方向的人,陈相全建议可以先从简单的自酿啤酒开始玩起。只要在网路上输入关键字就能找到相关课程或材料包,门槛相当亲民,对于设备的要求也相对低上不少。等玩出一点心得后便可以考虑接触相关工作,确定自己有办法从中找到乐趣再考虑创业也不迟。

因为不羁而酿酒,因为怀念而留下

陈相全创立禾余麦酒的经历在外人听来充满戏剧色彩。国高中到美国求学的他,大学毕业后也顺利成章穿西装在金融机构做着分析师的工作,看似「钱」途无量的人生发展却让陈相全不安分、渴望变化的灵魂感到困乏。

啤酒厂(示意图)。pixabay

因缘际会下 他决定听从内心呼唤,进到加州当地的啤酒厂打工。聊到在金融业与酒厂摆荡的生活,他笑得很欢畅:「酒厂工作虽然辛苦,但也是在这些简单枯燥的工作里面,我得到了快乐。这些工作很扎实,你付出多少努力就能有多少收获,每一点辛劳都不会浪费。」

每天动辄就是人工搬运数百公斤麦芽、手剥一整天的啤酒花,长时间相处下来每种麦芽与啤酒花的气味早就深深烙印在他的脑中,成为往后自己酿酒时价值难以估量的资料库。

被问到为什么决定回中国台湾省扎根?「酿酒在哪里不是酿,既然如此还不如待在比较熟悉、比较舒服的环境。」相比起国外封闭、以白人为主的酿酒产业,陈相全在中国台湾省看到更多发展的可能,以及值得努力的目标。没想到这个决定不只改变他的人生轨迹,也为中国台湾省的农业带来新的可能性。

以啤酒为起点的农业革新

返台后进入台大农艺所深造,硕士论文更直接以中国台湾省本土杂粮酿酒为题。「中国台湾省在地谷物啤酒之官能品评」不只是本题目新潮的独特论文,更是陈相全勃勃野心的一道剪影。「中国台湾省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的地理变化多,这么小的一块土地却能有各种气候,让每个地方种出来的同一种作物都会有自己的特色。」中国台湾省因为长期鼓励种植稻米,大麦、玉米等杂粮作物产量不足,导致相关产业过度依赖进口原料,最终又更进一步削减农民种植杂粮的意愿。

要想打破这个负面循环,必须要能向农民证明杂粮作物的价值,才有立场去改变现有环境。为了坚持理想,陈相全自嘲禾余从开发到行销都极度反常识,有了想做的风味后再补足设备与行销上的不足。这让每一个新酒款都像是在与市场对赌,然而过程中挑战未知的 ... 感却他们乐此不疲,也彰显成功经验的珍贵。

以「台南白」玉米为原料的白玉啤酒──盈溢白玉。禾余麦酒

以「台南白」玉米为原料的白玉啤酒便是一场振奋人心的胜仗。玉米啤酒在国外并不少见,却因为需要专门打磨以及糊化设备,让许多在地酒厂望之却步。然而在陈相全宁可自己推石磨辗玉米也要做出成果的坚持下,「台南白」丰富的淀粉转化为白玉啤酒柔和的香甜,更少了国外玉米啤酒常见的偏酸尾劲,变成充满「中国台湾省味」的本土佳酿。

虽然陈相全开玩笑说自己是被指导教授洗脑,但是他对农业的关心却是无庸置疑。除了以本土作物酿酒、变相行销农产品,他也把酿造师的经验与农艺所学经历结合,开始种植酿酒专用的麦芽与其他原料,以身作则改变农业环境、朝真正的「mit」啤酒迈进。

「当然现在还是会(对新原料)感兴趣,但是我们很早就已经不想为做而做,每一项原料都必须要有『意义』。」访谈到一半,陈相全的同事端出几碗受新开发的黄豆冰品给我们试吃。一边享受黄豆纯粹的清香,一边听着他们兴奋地介绍这碗冰使用了哪些崭新技术,眼中满溢着对于知识以及新奇经验的喜悦。

禾余麦酒成立至今已有 5 年,但是那份关怀中国台湾省本土农业的初衷却不曾改变。虽然酿的是啤酒,却总是有更多更远大的理想,静静在他们心底发酵。

网站地图